海军驱逐舰在南海进行实战演练
来源:海军驱逐舰在南海进行实战演练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3:58:25
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3月12日,纽约州州长科莫在发布全州宣布,禁止超过500人集会的禁令。但他同时说:“大家的生活不应该受到太大的影响。”到了美国当地时间22日晚,纽约市开始“软封城”:所有“非必需”工作的员工都要留在家里。

1月13日,学校如期开学,校园里风平浪静。到了3月1日,Ella还和朋友们借着8天春假假期,邀约着出去玩了一圈。次日,纽约州出现了第一例确证病例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。

西班牙至少9444名医护人员感染

“为了顺利回国,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”

美国的重灾区在纽约州,集中了全美近一半的确诊病例,而人口密度极大的纽约城则是纽约州的疫情中心。现在,这座世界著名的大苹果城被很多人比喻为“美国的武汉”,“甚至比武汉严重得多”。

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,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。首先,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,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。其次,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,而且回来也是隔离。最后,Wendy坦言,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,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“即便回国了,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。”